东风抗疫实录

刘晓林2020-03-04 18:03 申博太阳城注册

(东风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竺延风,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晓林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对于过去一个多月的武汉和湖北民众而言,跨过这座山,靠的更多的是挺身而出的疫区“领队者”们。

2月8日元宵节上午9:54分,东风模冲物流运行部韩明在家中接到东风模冲公司副总经理夏曙明的电话:“在协和医院西区有一批山东驰援武汉的紧急医疗器械需要卸货,作为东风模冲人我们义不容辞,请你驾驶模冲叉车支援!”

在此之前,这辆来自山东青岛的、满载着澳柯玛医用冰柜、低温保存箱的大卡车已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大门外停了两个小时。这一车的医用物资,是山东人民为支援武汉而紧急运来的,历经了18个小时的长途奔波。

但望着卡车上摞得高高的一件件“宝贝”,协和西院的医生们却只能望“物”兴叹,他们不得不向外界发出求援信息:请求支援一辆叉车,协助医院运卸货物。而由于开叉车的必须是持证的专用司机,求援信息一层层传递下去后,收到的回应大多是无法启用。“我是党员,又是武汉人,医院就在我家门口,我必须冲锋在前!”接到电话后,韩明做好防护措施就立即出发了。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武汉工厂封闭、员工离汉、三镇封锁、交通中止,整个湖北同时陷入非常时期。在医护人员奋力与疫情对抗时,谁来为市民基本生活需求和抗疫工作提供运转支持,也成为一大难题。作为扎根湖北、以江城武汉为腹地,在全国拥有14万员工的央属特大型汽车企业,东风汽车集团很快成为这场抗疫战争中的“领队者”之一。

东风汽车集团是湖北最大的企业实体。作为中国制造业500强第3位,东风汽车集团总部位于武汉,生产基地和分部遍布湖北,这样一个大型国企集团,既是疫区受到影响最大、防疫任务最艰巨的企业之一,也是疫区最重要的战斗力量。而对于这两重身份的转换,东风汽车集团在疫情爆发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

在武汉1月23日宣布封城之前,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竺延风作出一个决定:留在武汉,而非返回长春的家。大帅稳坐中军帐,这成为东风能够快速应对疫情,并成为抗疫中坚力量的关键。

在竺延风的亲自指挥以及国务院国资委的支持下,东风在全力抗击疫情、确保员工生命安全和生产经营稳定的同时,也成为抗疫战斗中的运输大队长、防疫救护专用车生产基地、后勤保障力量以及建设尖兵。

东风出行应急车队出征

东风出行应急车队出征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携旗下企业累计捐赠款物8200余万元。武汉封城后,东风汽车集团旗下网约车公司东风出行组建了由1000台车组成的应急车队,此后一个多月中持续为280个小区服务;1月底接到任务的四天内,东风就改装完成第一批8台救护车辆支援医护一线,;至今位置,已有超过6万名东风商用车司机投入到防疫物资的运输中;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上,东风天龙成了“网红”……到处都有东风人的身影。

作为中国三大国有汽车集团之一,东风汽车的存在,既是这场疫情中湖北最担忧的经济主体之一,也是湖北的幸运所在。而对于东风汽车和其掌门人竺延风而言,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企业应急统筹能力和国企社会责任力的考验,以及对正处于关键期的企业转型的影响,都将给东风接下来的发展轨迹带来变化。

疫情突然来袭 保东风保武汉

很少有人知道在武汉严重疫情被披露后、武汉宣布封城前的几天中,竺延风在想什么。正常的猜测中,作为东风汽车一把手、但家住东北的他应该有担忧、有犹豫、有矛盾,但他的决定却毫无悬念:留在武汉。外界评价认为,竺延风很清楚,接下来的不再是一个春节假期,而是一场生死较量。战斗已经打响,东风不能置身事外,作为主帅的他更不能缺席。

汽车业是湖北的支柱产业,而东风则是领头羊。在2019年10月公布的湖北企业100强榜单上,东风汽车集团以上一年6015亿的企业营收继续领跑。

前身是“第二汽车制造厂”的东风汽车集团1969年诞生于湖北十堰的大山里,历经50年的发展,目前拥有15家整车企业,包括7家合资车企。事业分布在武汉、十堰、襄阳、广州等国内20多个城市,是国内产品品类最为齐全的汽车集团,涵盖全系列商用车、乘用车、新能源汽车、军车、关键汽车总成和零部件、汽车装备以及汽车相关业务。

特殊的地位决定了,东风汽车集团在这场突发疫情中同样要起到“领队者”的作用。

事实上,在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官网公布疫情信息以后,嗅到了危险味道的东风已经开始吹响警报。2020年1月5日起,东风集团开始对武汉市卫健委官网公布的疫情信息进行整理,并向公司武汉地区有关单位发布预警,提醒做好防范和应对工作。

新冠肺炎的高传染性和患者的快速增加,让竺延风忧心忡忡。1月20日起,竺延风要求东风建立起“日报告”“零报告”制度,并成立新型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启动应急响应机制,由竺延风和东风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李绍烛任指挥长,各二级单位也成立了相应的防控指挥机构。

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与竺延风通话,表示国务院国资委将根据东风公司的需要,调集资源全力支持东风公司抗击疫情及确保生产经营的稳定。

1月23日武汉封城,疫情危机的指数不断升高。竺延风主持东风集团上午和下午连开两次专题会,考虑到武汉市疫情变化及交通管制的严峻形势,东风开始系统研究制定公司及各基地防控工作方案及措施。竺延风强调,在应对疫情的关键时期,党员领导干部要起好模范带头作用。“各级党员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要坚守岗位、靠前指挥,守土有责,守土担责,守土尽责”。他同时提醒,不能蛮干,要科学指挥资源配置。

东风零部件集团向国药东风总医院追加物资捐赠

东风零部件集团向国药东风总医院追加物资捐赠

此时,“全力以赴抗击疫情,确保员工生命安全和生产经营稳定”已成为竺延风以及整个东风面临的巨大挑战。意识到疫情快速蔓延可能给这家湖北最大企业带来的空前压力,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任洪斌也于当日两次与竺延风通话,表示东风公司有任何困难都可以上报国资委,国资委各部门将全力支持。

1月29日大年初五,竺延风以视频会议形式,紧急召开东风党委常委会(扩大)会议。“目前即将进入预定的员工节后返岗和复工时间,疫情防控预计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形势十分严峻,矛盾和问题也十分突出。”竺延风称,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公司各单位每天上午8:30前,务必将本单位最新疫情报送至公司应急办”。空前的危机下,东风管理指挥系统畅通有力成为重中之重,而信息的及时沟通是关键。

牵一发而动全身,疫情冲击的是不仅是东风一家车企,汽车业拥有重资金的长产业链,而湖北是全国汽车零部件的主要供应地,零配件断供迅速导致整个汽车行业的运转危机,甚至出现一些合作外方的撤出。针对此,竺延风强调,要准确把握供应链可能出现的薄弱环节和‘瓶颈’问题,制定好预案。

此外,针对员工健康、经销商、物流的困难和风险,竺延风也事无巨细的一一要求了解掌握,并制定预案, “公司已经要求人事(干部)部制定受疫情影响停产、歇业期间,员工工资保障的指导性意见,请各单位具体把握执行。”竺延风指出,对经销商的特殊商务政策也被要求及时出台。

虽然刚“破五”,复工时间难以预计,但竺延风要求提前展开在线工作准备。“这段时间做一些‘纸上谈兵’,疫情形势一旦好转,我们就可以马不停蹄更高效地展开工作,把损失‘抢’回来”。

以每两天一次党委常委会议和防控指挥部会议的形式,竺延风带着东风集团投入到全面投入抵抗新冠肺炎的保卫战中。

对东风集团而言,每延期复工一日损失数亿。2月5日,距离往年正常节后开工日期已经延后5天,针对此,东风制定了员工回鄂返程实施方案、企业复工防疫防护用品采购计划、公司内部医用防护用品转产能力摸底等具体措施。

但形势的严峻性显然超出了预计,随着武汉以及整个湖北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每天以四位数增加,复工时间难以估算。

“东风公司既要保障14万多员工的生命安全,也要保持经营大局稳定,还要服务地方疫情防控大局,工作是卓有成效的,也是难能可贵的,体现了中央企业的体系优势”, 2月12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以视频连线方式对东风表示慰问。显然,东风汽车集团的身份决定了,其必须在这场江城抗疫中起到尖兵作用。

从1000辆摆渡车到火神山“车神”

对于2月8日晚这样的临危受命,韩明已经习惯。当他到达协和西院门口时,看到了那一大车医用冰箱和冰柜,轻的有两百斤,最重的有四百多斤,可谓“柜重如山”。由于冰柜底部没有托盘,在协和医院志愿者和东风智新科技唐福生师傅的协助下,韩明用了整整三个小时顺利将55台冰柜转运到了住院部。

为最大程度的控制疫情传播,武汉封城后实施了严格的交通管制,这使患者看病和市民日常生活需求成为难题。与此同时,由于时值春节假期,武汉和湖北省防疫救援的物资及人力短缺、救治压力加大等矛盾也愈加突出。

幸运的是,武汉不用借“东风”,自己就有东风。东风汽车集团不仅生产有乘用车、专用车、商用车,且拥有自己出行公司“东风出行”和卡车车队服务调度团队,以及数万名留在本地的东风员工。因此,在集团旗下各车企单位皆在第一时间向疫区捐款的同时,东风集团在交通、物流运输上的优势也成为抗疫第一线的重要保证。

为武汉市民运送物资的东风卡车(1)

为武汉市民运送物资的东风卡车

抗疫伊始,东风出行率先承担起了占武汉1/4市区的社区出行服务。1月23日,东风出行积极响应号召,组建了由700台网约车和300台出租车组成的“东风出行应急车队”,承包了汉阳、硚口、江岸三区共280个社区的免费服务,车队规模和服务范围均占全市四分之一。1月25日,300名“东风出行”司机报名应征组建起车队,护送以上三区的医护人员到一线。1月27日,又有50名在汉员工组成“东风出行员工先锋队”,补充三个区域,为社区居民提供上门送菜、送药、送餐服务,解决居民实际的生活难题。

今年41岁的张少华就是东风出行应急车队的一员。“大年初一,当我开车驶向街头时,我没忍住,放声大哭!”,张少华说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寂静的武汉。热闹繁华的街道、活色生香的巷子,才是她眼里武汉该有的模样。

东风出行征集应急车队的号召一发出,张少华和丈夫就都报名了,赶在武汉封城前,从老家阳逻赶往武汉市区。虽然公公婆婆百般挽留,但夫妻俩只留下一句“照顾好孩子”就出了门。

张少华定点服务的是黄浦社区。1月27日,一对80岁的老两口要去医院,给老爹爹做透析治疗。上午9点,张少华送老两口到了武汉一医院,看老人行动不方便,她把老人送到治疗室才离开。下午4点结束治疗后,张少华又将老人接回家。

老两口万分感激,老婆婆更是拿了一袋自己编织的手工作品坚持要送给张少华。张少华拒绝了,她说:“无需感谢我们,这都是年轻人的举手之劳。”

东风出行战略发展部部长柳慧国同样是一位兼职网约车司机,在汉阳区五里墩街五麟里社区,他负责为居民送医、送药、送物资。“柳慧国作为公司的一名高管,又是一名党员,号召一发出,他马上报名加入社区保障车队。”东风出行党总支书记徐惠萍称,这种带头作用,在全公司一条心的抗疫关头,带来了很大的鼓舞作用。据介绍,这些应急车队中有70后、80后,也有90后,有来自东风汽车生产线上的员工,也有汽车研发人员、行政管理层、零部件企业员工,以及营销服务人员。

截至2月7日,12天内,东风出行保运车队累计在线超16.8万小时,累计运行里程超100万公里。在十堰,东风出行同样组建起应急车队,满足十堰城区交通需求。2月16日、2月18日,东风出行累计支援11台车辆,解决驰援武汉的,由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第二医院、邵逸夫医院组成的近400人的医疗团队用车问题。

尽快将所有患者应收尽收、分类治疗是新冠肺炎防治中的难题,运送病人则是关键一环。1月31日,东风襄阳旅行车有限公司接到紧急生产任务,需要立即赶制一批御风改制救护车,发往湖北各地医院参与疫情防治。经过四天紧锣密鼓的战斗,客车车间提前一天完成了20辆救护车的生产任务。在此之前的1月27日,第一批东风御风监护型救护车已送达武汉西,交付协和武汉红十字会医院。

东风柳州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柳汽”)、东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汽车股份”)生产的救护车,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商用车”)生产的防疫消毒车专用底盘,也在这次疫情防控阻击战中派上了大用场。

2020年2月,东风柳汽接到急单,要在2月21日上线125台救护车,支援江苏、浙江、河南、四川、山东、广西等地的疫情一线。接到任务,东风柳汽乘用车总装车间工人开始加班加点, 截至目前,东风柳汽陆续接到全国各地451辆救护车的意向订单,其中第一批20辆救护车,春节期间已经在山东交付。

东风商用车也是第一批在没有复工的情况下,发运出防疫类专用车底盘的企业。1月底开始,这些采用东风天锦底盘改装成的多功能消毒车开始为武汉全市消毒,并成为全国多个城市移动战“疫”的主要战斗力。

与疫情赛跑的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也成为东风商用车的主战场。在全国数百万网友的同时在线“监工”中,大批东风商用车出现在镜头中,东风天龙自卸车更是成为“网红”之一。

90后的宁成是东风本田汽车有限公司一工厂焊装1科的青年员工,也是这场抗疫战中的志愿者。宁成先承担了接送医护人员的任务,之后又被编入物资运输分队,负责往火神山运送医疗物资,每天运3-5趟。由于人手紧张,宁成需要自己搬货,自己驾车前往火神山,并在规定地点卸货。凌晨两三点回家是常有的事。当被问及现在有什么感受时,宁成说,“希望武汉早点好起来,加油!干就对了!”

活跃在各条公路上为武汉市民运送物资的东风卡车,也成为“逆行者”中的一员。根据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商用车”)车联网实时大数据系统记录,至少有超过6万位东风商用车司机,在封城之后的17天里日夜兼程地战斗在疫情前线,为疫区各类物资的及时配送贡献自己的力量。

有逆行的东风卡车,还有为逆行者保驾护航的东风服务人员。1月28日,大年初四,凌晨4点15分,东风商用车广州东贸佛山4S店接到一个求援电话,有一辆运送医疗用品的冷藏车在高速上抛锚了。一接到电话,该店相关负责人立刻指导客户把车拖下高速,并派服务人员开车200多公里赶到现场,快速把车主的问题解决了。不仅如此,该店派出的服务人员还带上一些口罩、泡面、火腿肠送给了客户。

为了给卡友们保驾护航,东风商用车面向全国各地执行疫情防控任务的客户提供了4项无偿支援服务,以及贷款买车的免收两月月供等金融优惠服务。

从疫情爆发开始,东风汽车集团旗下各车企单位也多次行动,为疫区捐钱捐车捐医疗物资,为抗疫提供最需要的帮助。此外,东风在湖北本地和外地的东风员工中都设立了 “疫情应急指挥部联络人”,成为保障东风集体整体抵抗疫情工作顺利进行的“领队者”。

被暂停的改革:东风转型的双重挑战

2019年年底,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东风汽车集团的国企改革正在进入深水区,这一改革与全球汽车产业的变革相融,让东风汽车的转型颇受业界关注。但疫情的突然到来,让这一改革不得不划上暂停键。

根据湖北省的统一要求,东风汽车旗下位于湖北的车企单位需从3月11日开始才能复工。与所有企业一样,“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这成为东风过去一个月抗疫期间的常态。

公开资料显示,东风汽车集团在湖北的产能总计241.2万辆,其中,拥有东风日产、东风启辰、东风英菲尼迪、郑州日产、东风股份等七大事业部的东风有限总产能超过220万辆,位于湖北省的产能为48万辆;另外还有东风风神、东风本田的生产基地皆在武汉;神龙汽车旗下东风雪铁龙和东风标致两大品牌主要产能也都在武汉。

按照停工50天来算,东风汽车集团的营收总损失恐将超过百亿。“对于疫情对企业的影响,经营管理部门正在研判。”东风旗下神龙汽车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但毋庸置疑,疫情带来的损失将使东风定下的2020年攻坚任务更为艰巨。

2019年,中国汽车业迎来谷底,全年汽车销量为2576.9万辆,较2018年下滑8.2%。东风汽车集团也未能幸免,2019年全年销量360.8万辆,同比下降5.8%。

与此同时,东风的改革在2019年加速明显,在打造国企改革的样本目标之下,东风的体制和管理模式变革、物流业务整合、内部资源整合,以及副业改革都在持续推进,大国企的瘦身增效、开源节流的效果初现。

与此同时,在国内汽车业全面向新能源和智能化转型的大趋势下,传统车企普遍处于承压中,东风提出的“新五化”(轻量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转型路线和品牌升级战略都尚处在起步阶段。东风借助PSA(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的FCA(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案而与PSA签署的新合作协议,也被认为将挽救神龙,同时给东风带来新的发展空间。

2020年是十三五收官年,也是东风的关键年份。按照计划,新模式打造的新一代汽车——包括新技术的研发、新平台的落地、高端品牌的启动、新合资产品的引入——将在2020年迈出关键的一步,集团目标为销售汽车375万辆,利润总额在400亿元以上。

来自东风集团的最新消息显示,2月17日起,总部位于深圳花都的东风日产、东风启辰、东风柳汽、东风英菲尼迪、东风本田发动机有限公司,以及东风汽车零部件(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多家子公司等企业已经陆续复工。

虽然东风集团位于湖北的多家车企仍无法正常复工,但各种形式的远程办公、在线服务、创新营销已经全看展开。多家子公司都展开了线上看车、上门送车服务,同时提出取消或调整二月对经销商的考核目标,以及在全国经销店推出送车上门、延长保修等政策。业内观点指出,无论危机还是商机,疫情对于东风的影响都将是深远的。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行业产业报道部主任
关注汽车产业发展趋势、行业性事件、企业动态;全程记录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发端、升温、爆发,以及每一次新技术浪潮;对自动驾驶、造车新势力、汽车行业投资、上市公司资本运作以及汽车产业政策变动进行持续性报道。
网站地图 太阳城申博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极速百家乐 太阳城亚洲注册
菲律宾申博娱乐手机投注 申博太阳城 菲律宾申博在线官网 申博娱乐微信号
幸运大转盘 太阳城亚洲注册 澳门百家乐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app下载 申博棋牌游戏 盛618网址 真人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登入 网上百家乐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现金网